无名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无名小说网 > 碰到变/态宿主了!【快穿】 > 我会亲手送你回家/倒挂吃xue,抓着龙角被宿主两根鸡巴cao

我会亲手送你回家/倒挂吃xue,抓着龙角被宿主两根鸡巴cao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一抹炙热的气息拂,水面泛起层层褶皱,肉一阵抽搐,带来泉底汩汩翻涌,又吐了几个泡泡,将水溅在齐熠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见到了老熟人还热情的吐了个泡泡,小泡泡在他的凝视下窘然破裂,留下一滩水渍打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能出声的冉尖叫不止,心夹着宿主的脑袋绵绵

        肉里的淫水被迅速喝完了大半,还有一小半聚在花心,被紧致的肉死死把守,戳弄了半天也插不开,只好着肉褶,要将其中的淫水刮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熠抱着冉的腰,意念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朝天的口,被插的“啧啧”黏腻,却怎么也吐不出淫热的肉盛满了清澈稠的淫,真变成了一口汪汪春泉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熠喝的凶猛,双包住口,气息直直里,插入又卷起,糙的面磨过肉得层层叠叠的媚肉饥渴发浪,缠着柔的大紧紧包裹,却被对方勾带而出,热的大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熠抬手盖住被迫张开的肉,带茧的手心压着肉内来回碾磨了几下,而后便这么口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嗤噗嗤的大鸡巴狂干水,捣开口,将的东倒西歪,平坦的小腹上不断有凸起的形状,浪的肉嘬着鸡巴上分明的青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水,热柔的长再次在水里横扫勾弄,翻艳肉,冉得小乱晃,仰颈颤栗。

        冉得昏了,怀疑宿主真是一只狗,扒着自己的,哈着吃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了水的袭人,狭窄肉里的水汽像是能把人闷死,齐熠不止,灼热的风一呼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太深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冉被大鸡巴插的直接了出来,泚了两人腹间的衣物。她还没缓过来,坐在上的宿主耸腰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裙下大雨淋漓,齐熠接住水“咕噜咕噜”咽下,他的鼻腔里、嘴里、咙里全是冉的味

        齐熠冷着脸松开藤蔓,龙尾缚住刚被放下就要跑的冉,双手打开她蜷缩的细,抬高压在前,顺着那个被撕破的着大鸡巴重重干了进去。

齐熠撕开了一块布料,让她衣着完整的间,只出翕张的粉

        冉想说话,但幽咽被龙尾堵在咙里,齐熠修长的手指轻插她一张一合的口,被吞下半截指节后,他不顾肉的缠绵,出来又换上另一,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的龙尾抽出,被绑住的四肢松开,她的双无力地搭在齐熠的肩膀上。上藤蔓收紧上升,在她的心到了一定高度时,忽而一松——冉重重坐在了齐熠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掌住的冉害怕不安,但不是因为宿主冰冷的语气,而是这样被绑住的姿态、被堵住的声音、被遮住的视野,彷佛又将回到那个混乱的两日,感受他前所未有的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粝长直插泉眼,舀起一泉水,带回嘴里,尽数吞咽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条藤蔓迅速抽行,冉终于不再颠倒,回正了子,却依旧被高挂在树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熠的俊脸,变成了他侣最好的磨玩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别、别了……别了!你放我下去……放我下去!啊啊啊啊啊!我要下去!”冉意,一个劲地往上钻,不停踢打宿主肌肉蓬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熠垂下金眸,冷眼看着冉肚酸得发抖,啪啪甩了几个轻轻的巴掌,打在发浪的口,埋吃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裙摆重新落回遮住了暴的肉,却也盖住了齐熠的上半。远远望去,两个人衣冠整洁,立着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冉,我收回之前的看法,你都敢当着我的面跑了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怯生生探出腻花,被高耸坚的鼻梁重重划过,“滋溜”出一路水渍,最终被在鼻尖上;里的开了肉褶,深深插在花心里,终于尝到了剩下的春水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肏文里的各种play 疯批叔叔的xingai调教 情欲系统(NPH,男全处) 情欲(高h) 被监禁受孕的家庭教师 快穿:我不想再勾引男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