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无名小说网 > 管教一身反骨小奴妻 > 【剧情章】水牢

【剧情章】水牢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凌鸣铮仍是许了她嫡妻夫人的名份和盛大的大婚之礼,只是尚需时日说服城中顽固不化的长老院,让她耐心等待。同时,未免再有人如林姑姑那般借着她妾的份肆意欺辱,凌鸣铮还将象征凌府主人份的家主玉印交给玥珂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杂着汗水和血腥气息的浑浊空气迎面而来,玥珂略一皱眉,下意识紧了紧上的兜帽,抬起袖子掩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都到了刑房罪牢,还是先会一会此地曾经的掌事姑姑吧。”玥珂轻笑一声,推开牢门大步迈入水牢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贱!”林姑姑终难忍受她的奚落嘲讽,目凶光在水池子里大力挣扎,厉声尖叫:“你今日来,便是来看我笑话的吗!我劝你别太嚣张了!我出生南城林氏,父兄都城中重臣,府里的新任掌事姑姑亦是林氏族人!你算什么东西,待恩不再,还不是要落到我林氏族人手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玥珂放下上的兜帽,出昳丽明艳的面容,似讥似讽:“过去林姑姑是凌府的掌事姑姑,贵人多忘事也就罢了,如今都赋闲到了这水牢,怎还是这般健忘,短短几日,连我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,原来是玥。”林姑姑冷笑一声,反:“见惯了你光着子的畜模样,如今穿上了衣服,倒一时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前方是一个凹陷的池子,注满了冷如冰霜的黑水,一人披散发被囚于水池之中,听见脚步和人声时,那人缓缓抬出一张熟悉的枯瘦面容,浑浊的双眼定定地望着玥珂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。”玥珂断然打断了她:“有些事,急反而慢,徐徐图之方能成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玥珂眨了眨眼,试图抿去眼底委屈的泪光:“玥不怕吃苦,只怕不能与夫主长厢厮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玥珂击掌唤人,八个健的丫鬟手捧托盘和锦匣鱼贯而入,就连元儿也盯着仿佛从天而降之人,一脸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主下手太狠,怎能对劳苦功高的林姑姑下此狠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鸣铮叹息一声,俯吻去她眼角碎泪:

        元儿提着灯笼走上前来,微薄的灯光照亮眼前方寸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城主金印一样,凌氏家主亦有自己的玉印。”凌鸣铮摊开她的掌心,把小小的玉印郑重其事放了上去:“此印一阴一阳,效力等同,能够驱策府里的府兵,凌府之中,无论主子婢还是侍卫仆从,见了此印当无条件服从。阳印为家主所持,此阴印通常为家主夫人持有,玥儿有了它,便再无人敢随意欺辱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池中的林姑姑浑浊的视线在她上打量一圈,半晌才嘶哑着嗓音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怎忍心再见你吃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这么惨?”玥珂掩着嘴,佯装惊恐地退后半步躲开飞溅出来的脏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笑话?”玥珂笑出了声:“我没那么闲,来人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玉印在手,何必再对旁人卑躬屈膝?”元儿一脸不解,话到一半紧接着压低了声音:“据我所知,姓凌的如今对你颇为信任,已经撤走了暗中监视你的府兵暗卫,依我看主子可以趁此机会调查瑾瑕少主的下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玥珂沉默一瞬,无所谓地笑了笑,:“姑姑的口功夫并不逊色调教畜的手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“你可想好了?能我凌鸣铮妻子的人,定是南城街名门望族高门贵女,脾气怕是不会太好,你若自愿为,恐怕将来还要吃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姑姑。”玥珂放下袖子走上前去,居高临下望着水池中人,冷冷问:“林姑姑安好啊?怎的不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手艺?”林姑姑轻嗤着,“唰啦”一声自水里抬起双臂,光秃秃的手腕直面玥珂:“我如今连双手都没有了,谈何手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玥主子,这是…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cao文里的各种play 疯批叔叔的xingai调教 情欲系统(NPH,男全处) 情欲(高h) 被监禁受孕的家庭教师 快穿:我不想再勾引男主了